網站主頁相關連結聯絡我們網站地圖ENGLISH
   
關於我們關於乳癌定期檢查患者支援研究及倡議出版物品支持我們傳媒中心
患者支援 > 心理社交影響

人脈交流有助康復

乳癌患者在治療的過程中或在康復以後,都會經歷過情緒上的波動,感到身心和人脈交流的變化多端。她們不停地問着:「我是怎麼樣了?我的伴侶怎麼樣想法?我再不好看了嗎?我可以熬得過這一個療程嗎?我的情緒為什麽起伏不定呢?」讓我們懇切的告你,這一切問題都是正常的,面對困難處境的時候,總會是這樣的。讓我們一起來分享如何控制情緒的辦法。

  • 了解自己情緒

    試把下面開列的問題思考,然後寫出來:
    我覺得自己怎麼樣?
    我甚麼時候覺得蠻好,蠻不好?
    我甚麼時候感覺孤獨?
    我為甚麼會自責?
    我是否感到惱怒,我惱怒什麼?惱怒誰人?
    我緊張甚麼?
    我害怕甚麽?

  • 如何處理你的情緒?

    當患者在壓力下,可能會活力大減,並有負面想法,這不只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會令情緒不安;相反,如果能夠從正面去想,理性一點,相信對紓緩情緒有所帮幫助。

問: 我覺得自己怎麼樣?
怎樣看待自己,在乎你自己的想法。可能你會看得負面一點,過於嚴己,對自己彈多讚少;又或者正面一點,不過兩者都可能有偏頗的。要知道,每人都是獨立無雙、有價值的個體。

問: 我甚麼時候覺得蠻好,和蠻不好?
有時候我們會感受到挫敗和情緒低落,令我們的情緒不好;但我們也會有快樂和開心的時候。因此我們要積極面對兩種心態,享受「蠻好」,也盡量忘掉「蠻不好」。

問: 我什麽時候覺得孤獨?
面對治療的時候,你覺得你的至愛對你漠不關心,就會有孤單無助的感覺。其實許多時候,你至愛的人也很想伸出援手,只是不知道從何入手而已。因此,請告訴他們你的感受,讓他們更容易進入你的世界。同樣,我們隨時隨地會給你支援,與你同行的。

問: 我為什麽有自責的感受?
患上了乳癌並不是你的錯過,也無人應受譴責。癌病的起因通常並不明確,故無需自責。

問: 我感到惱怒嗎?我惱怒什麼?跟誰惱怒?
惱怒,是因為感到自身受到傷害而做出的情緒反應,故此你應找一個良好的聆聽者傾吐心聲,或把你所想的和感受的都寫下來,這樣會有助舒緩。最重要的是不要被惱怒控制你。

問: 我最關注甚麼?
愚昧無知所帶來的驚恐是不可估量的。你可以向醫務衛生界專業人士索取資料和指引,或者向你的家庭醫生表述一下你的關注,更可以參加支援小組成為其中一員,互相交流相同的經驗,運動也可以減輕恐懼時的張力。

  • 請緊記你是誰!

    乳癌患者以為病患會改變了自我形象,但不是必然,很多患者永不言敗,隨時有能力反守為攻,繼續活得精采。

    • 你可以如常地工作,覺得有需要時休息一下
    • 如常跟朋友聊天尋樂去,就是不談病況
    • 告訴你的至親,你已經有能力過正常生活

  • 争取人脈支持

    要應付病患的逆變,只顧閉關自守當然不是辦法。美國研究顯示,一般人際脈絡廣濶、社交活躍的乳癌病患者的生存率,總的來說,比另一群和社交脫了軌的較為可觀。這可能跟親友的關懷和支援有關。

    • 和家庭朋友保持聯繫,他們可以給你關懐和支持。不妨給他們知道,你對他們為你所付出的,是多麼的感激和欣賞。
    • 跟人生觀積極的朋友分享你的感受多一些,總好過跟意志消沉和性格負面的朋友交往。
    • 参加乳癌支援小組分享互愛互助的好處。此外還可以透過討論,交流彼此關注的課題,例如應付病情轉变的技巧和分享治療的效應。
    • 参與乳癌義工小組的工作,服務人群,使生命更添意義。
    • 和你心愛的人出外旅遊散心,發掘生活樂趣。
    • 尋找宗教信仰,有所寄託。

免責條款